彼岸旧事 第一百三十八回 赏罚为道

    天界一日,人世一年;幽冥一日,人世一月。

    正因为此,才有了人世间每逢初一、十五便要为先祖焚香祭拜的风俗,即为先祖送去的两顿餐食。当然,初一、十五本就属于佛、道两家所言吉日,综合而论,终有了后来普遍的祭祀拜谒习惯。

    刘墨自至幽冥鬼界起,最大的疑问便在于自己为何未死而行于阴间,而最大的牵挂则在于自己尚在人世的徒弟魏晃。

    他本担心自己应光绪帝之拜求,用大法门夺慈禧太后之命的行为会给魏晃带去祸患,然而经由孟婆和柳暮钦先后印证,杀慈禧太后一事竟当真顺应天道人心,所以关于魏晃,刘墨反倒放下心去了。

    世人即便不尊魏晃为英雄豪杰,也断不会对他有所为难。故而每每念及此处,刘墨都于心中对自己当初的选择更多了一分自得。

    随崔珏、钟馗一路而行,刘墨很快便入了酆都城内。

    酆都城说是城,实际上基本尽是十王殿与十八层地狱等处,并无太多任由鬼灵行止之所。

    所谓十王殿,即十殿阎王所掌控管辖宫殿。十殿阎王,分别是秦广王、楚江王、宋帝王、五官王、阎罗王、卞城王、泰山王、都市王、平等王和转轮王,其中第五殿阎罗王为十王中之总领。

    第一殿,秦广王蒋,二月初一日诞辰,专司人间夭寿生死,统管幽冥吉凶、善人寿终,接引超升;功过两半者,送交第十殿发放,仍投入世间,男转为女,女转为男。恶多善少者,押赴殿右高台,名曰孽镜台,令之一望,照见在世之心好坏,随即批解第二殿,发狱受苦。

    第二殿,楚江王历,三月初一日诞辰,司掌活大地狱,又名剥衣亭寒冰地狱,另设十六小狱,凡在阳间伤人肢体、奸盗杀生者,推入此狱,另发入到十六小狱受苦,满期转解第三殿,加刑发狱。

    第三殿,宋帝王余,二月初八诞辰,司掌黑绳大地狱,另设十六小狱,凡阳世忤逆尊长,教唆兴讼者,推入此狱,受倒吊、挖眼、刮骨之刑,刑满转解第四殿。

    第四殿,五官王吕,二月十八日诞辰,司掌合大地狱,又名剥剹血池地狱,另设十六小地狱,凡世人抗粮赖租,交易欺诈者,推入此狱,另再判以小狱受苦,满日送解第五殿察核。

    第五殿,阎罗王包,正月初八日诞辰,前本居第一殿,因怜屈死,屡放还阳伸雪,降调此殿。司掌叫唤大地狱,并十六诛心小狱。凡解到此殿者,押赴望乡台,令之闻见世上本家,因罪遭殃各事,随即推入此狱,细查曾犯何恶,再发入诛心十六小狱,钩出其心,掷与蛇食,铡其身首,受苦满日,另发别殿。

    第六殿,六城王毕,三月初八日诞辰,司掌大叫唤大地狱,及枉死城,另设十六小狱。忤逆不孝者,被两小鬼用锯分尸。凡世人怨天尤地,对北溺便涕泣者,发入此狱。查所犯事件,亦要受到铁锥打、火烧舌之刑罚。再发小狱受苦,满日转解第七殿,再查有无别恶。

    第七殿,泰山王董,三月二十七日诞辰,司掌热恼地狱,又名碓磨肉酱地狱,另设十六小狱。凡阳世取骸合药、离人至戚者,发入此狱。再发小狱。受苦满日,转解第八殿,收狱查治。又,凡盗窃、诬告、敲诈、谋财害命者,均将遭受下油锅之刑罚;

    第八殿,都市王黄,四月初一日诞辰,司掌大热大恼大地狱,又名恼闷锅地狱,另设十六小狱。凡在世不孝,使父母翁姑愁闷烦恼者,掷入此狱。再交各小狱加刑,受尽痛苦,解交第十殿,改头换面,永为畜类。

    第九殿,平等王陆,四月初八日诞辰,司掌丰都城铁网阿鼻地狱,另设十六小狱。凡阳世杀人放火、斩绞正法者,解到本殿,用空心铜桩,链其手足相抱,煽火焚烧,烫烬心肝,随发阿鼻地狱受刑。直到被害者个个投生,方准提出,解交第十殿发生六道(天道、人道、地道、阿修罗道、地狱道、畜生道)。

    第十殿,转轮王薛,四月十七日诞辰,专司各殿解到鬼魂,分别善恶,核定等级,发四大部州投生。男女寿夭,富贵贫贱,逐名详细开载,每月汇知第一殿注册。凡有作孽极恶之鬼,着令更变卵胎湿化,朝生暮死,罪满之后,再复人生,投胎蛮夷之地。凡发往投生者,先令押交孟婆处,酴忘台下,灌饮迷汤,使忘前生之事。

    阎罗王包,即北宋名臣包拯。包拯廉洁公正、立朝刚毅,不附权贵,铁面无私,且英明决断,敢于替百姓申不平,故有“包青天”及“包公”之名,后受天命,任十殿阎罗第五殿阎君,统帅各殿。

    然而当刘墨当真见到阎罗王包拯时,还是难掩惊愕神色。

    原来,民间素来传言包拯面如黑炭,额有明月,是为青天,可真的站在刘墨面前的包拯,只有普通身高,身着蟒袍,须发花白,面如冠玉,剑眉微扬,双目炯炯,眉宇之间尽是和蔼神色。

    “袭明真人刘墨,名不虚传。”包拯早已在阎罗殿内等候刘墨,此时竟然抱拳施礼,令刘墨大觉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包阎君名震寰宇,贫道不过后学小儿,怎受得这般荣宠,”刘墨赶忙上前,长躬及地,说道,“当真折杀了。”

    包拯朗声一笑,双手托刘墨起身,上下打量一番,轻捋长髯笑道:“民间素传本阎君面黑如炭,实在大谬,刘真人也没想到我是这般模样吧?”

    刘墨苦笑一声,颇为恭敬地说道:“面色如何,民间传说如何,其实都并非关键,包阎君身居幽冥鬼界阎君之首,却如此平易近人,才是最令贫道意外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”包拯闻言又笑,说道,“本阎君生前为官,以国盛民生为本,而在我看来,所谓官,本出于民,受恩于君,纵身居高位,亦不应恃位傲人,反而更应坚守本心,以手中权柄为天下谋福祉,所以这善恶面色,也应分择对象,对良善,赤诚以待,对奸恶,冷目而向,对么?”

    刘墨闻言,心中不禁涌出温暖敬服,躬身又拜,说道:“包阎君如此风采,着实千古榜样。”

    “榜样?”包拯一愣,心中似是想到什么,无意间轻轻摇了摇头,说道,“刘真人,本阎君算得上什么榜样,不过时势使然罢了。”

    刘墨见包拯这般情绪,一时间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也罢,你我言归正传,便让本阎君就刘真人所行种种,为你答疑。”包拯叹了一声,忽然间正色道。

    刘墨终于等到疑惑得解的时候,忙抱拳拱手。

    包拯转身,端坐大殿之上,方才和蔼萧瑟之感转瞬即逝,取而代之的是一派威严不阿的宏伟气度,令刘墨和在场旁人无不凛然起来。

    “刘墨,字应之,道号袭明,早年间率众抵御列强宗教交流团,护我神州龙脉尊严,后以大义大勇,助光绪皇帝斩除国家之祸首慈禧太后,利在千秋,其功卓然,”包拯朗声而言,气势勃勃,字字句句均震的阎罗殿内都隐有回声,“以此等之功绩,当受天地恩德,鉴刘真人修行笃然、听道老君,本已达到炼精化气、炼气化神之境,今依天律,破例点化刘真人炼神还虚之机,授寿数三百,供君还阳后复修大道,以追炼虚合道。”

    所谓炼精化气、炼气化神、炼神还虚和炼虚合道,是道家修行的四个层次。

    炼精化气又称为百目关、小周天,即静坐到达精化为气的阶段,是时奇经八脉贯彻通畅,四肢百骸安适妥帖,豁然开朗而呈现无比清凉之感,犹如乘虚而下的一股清虚之气,下降而遍洒及于全身。道家丹经所谓的“醍醐灌顶”,便是形容这种境界。

    炼气化神亦称十月关、大周天等,是在炼精化气的基础上,将气与神合炼,使气归入神的炼修阶段。达到此境,身中元始祖炁,灵胎仙体,随化而出,必须凝神死心入定,前言只知有元神,轻轻寂照,绝不知有呼息绵绵往来,方合不有不无之义也。若坐至静定之极,不醒人事,气息全无,六脉皆住,小静一日,混沌无知,如气绝身亡一般,中静三日,大静七日,不可疑为坐化,是神气皈根复命之时,结胎养元之始也,将见先天一气自虚无中来矣。古云:“人有生死,因有呼吸,苟无呼吸,自无生死,无呼吸便为入定,由息住,而胎稳如山。”

    炼神还虚系在前几个阶段的基础上进入完全的性功,以返回先天,是一种出神入化的境界,行持无为之法,入大定功夫,内观定照,乳哺温养,炼就纯阳之神。至此,耳听仙乐之音,又有钟鼓之韵。五气朝元,三花聚顶,如晚鸦来栖之状,心田开朗,智慧自生,明通三教经书,默悟前生根本,预知未来休咎,这表明修炼功夫已经到了天眼通、天耳通、神境通、宿命通、他心通、漏尽通的地步。

    至于炼虚合道,为内丹修炼的终极目标,是形神混合而炼,虚空粉碎,消化凡躯,凡躯化为金刚不坏之躯,化则为气,聚则成形,此等境界入神仙层流,非凡常众生可及。

    刘墨原至炼气化神境界,今得点化,及炼神还虚,心中大喜难言,刚要拜谢天地之恩,却见包拯面色一沉,话音中顿生冰冷:“然而,刘墨总有奇功,不可抵过,因夺慈禧太后真龙命格有悖大道,亦应受罚!”

    听到包拯的话,刘墨不禁微微蹙眉,不过他倒并无惧怕,毕竟修道多年,他自然是明白得失往来的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刘真人,”包拯看着刘墨,缓声问道,“你可情愿?”

    “情愿。”刘墨实际上早在行夺魂之法时候已做好一切打算,本无获得之心,所以此时此刻也平静非常。

    “好,”包拯很是满意,继续道,“因你逆天而行,当罚你在幽冥鬼界度化冤魂厉鬼,待功德足时,自去还阳。”

    刘墨抱拳施礼,诚心而应。

    “刘真人可知要你度化何等恐怖厉鬼,便应下来?”站在一旁的钟馗忽然冷森森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墨转身望着钟馗,沉吟片刻,说道:“当是贫道之前所见的柳暮钦。”

    钟馗听闻刘墨回答,不禁冷冷一笑道:“刘真人聪慧,待随我来,看看那柳暮钦究竟何许吧…”

  1. 消费记录
  2. 充值记录